网球

超魔构筑师 第二百零五章 天煞

2019-12-04 16:4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魔构筑师 第二百零五章 天煞

群星如陨。

骊山之巅,靠近星穹之处,李仪独坐崖角,有遗世独立之姿。

他的身下,一汪璀璨星穹,瑰丽而迷离,一直弥漫出山崖之外,悬于半空。

其景,颇为神异。

那道犹如星空碎片般的星穹,其每一颗星辰的闪烁,都与天上繁星同步,仿佛共奏一曲华丽篇章的交响乐。

李仪呼吸平稳,不止体外和谐,体内,也是一片谐律。

辟世符文,虽依旧未能补全,但在潮音戒指的滋养下,也成长了许多。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缕纯净魔力,飘飘荡荡,落入法枢。

那枚敕命符文,则恍若孤傲王者,岿然不动。

经几日沉淀,胸腹中的法枢,愈发稳固,每一次魔力波动,都堪比群山震响。

“呼!”

李仪自己,也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变化。

踏足法修之境后,整个世界,仿佛为他敞开了大门。

所坐之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甚至露珠的滴落,蚯蚓的游动,他都能清楚感知。

而且,尤为奇异的是,他似乎能隐约听到星辰的脉搏!

这二十多天以来,他不断调整冥想,意图让青穹颂赞之中,每一颗星辰,都能与星空同步。

如此浩大繁琐的工程,居然被他以无比毅力,集腋成裘,生生完成。

如今,才是真正的群星共鸣!

冥想效率,提升了整整一成!

“哦?这感觉……不赖。”

法枢搏动,李仪眼神一凛,一股玄妙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超魔专长——法术延时

如同水到渠成,仿佛不费吹灰之力,他自然而然地,就觉醒了一道超魔专长。

此超魔专长,能延长增益法术的时间,属于极为实用的专长。

“差不多了,回去吧!”李仪笑了笑。

这些日子,李仪都在骊山山巅修行,其一,是刚刚突破至法修,需感悟天地,巩固境界;其二,则是“群龙朝拜”时,半世星空出现虚空裂纹,在不稳定的环境下冥想,有一定的危险性。

不过,半位面如同生物,有自我修复能力,算一算,也差不多恢复了。

半世星空。

“哎呀,怎么把它给忘了?”李仪拍了拍脑袋,摇头苦笑。

人虽离开了,那道炼制星辰元素的复合法阵,他却并未撤除,闲置太久,居然凝聚出一头五级的星辰元素——落星之灵!

这头落星之灵,蜷缩沉睡,遍体星辉旋绕,星焰起伏,即使在睡梦中,也散发着无比雄浑的星辰脉动。

“正巧,试试我的新专长……”眼中精芒掠过,李仪浑不在意。

“流光残影!”

一声低喝,他的身躯右侧,浮现一道星辉残影。

“元素召唤!”

再次一声怒喝,李仪的面前,烈焰回旋凝聚,由赤转黑,嚣嚣如潮,波澜起伏。

几息间,四头气息狂烈的火元素,迈步而出,其色泽漆黑,一身幽黯之火,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威压。

四级元素生命——暗火元素!

“再试试这个……”李仪手势变化,一指地面,断喝一声,“罪渊之力!”

暗火元素的脚下,浮起一座六芒星的罪渊法阵,几股深灰色的气息,犹如蛇蟒缠绕,令其体型骤涨,凶威更重!

“炼狱之力!”

七芒星的炼狱法阵浮现,深黑色的气息,犹如魔鬼的抚摸,落在暗火元素的身上。

其身形,再次暴涨,身上熊熊烈焰,竟沾染一丝狱火气息!

仅仅两道法术,面前的暗火元素,其气息波动,足足强大了一倍。

“石肤术!”

“狂暴术!”

“熊之忍耐!”

“牛之蛮力!”

“猫之优雅!”

李仪来了兴致,手指如流水变化,无数增益法术,泼水般施展!

嗷!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吼,眼前这头暗火元素,其形巍峨雄壮,浑身黑炎如潮,简直如同一头传说中的烈焰巨人!

除了石肤术,其他法术,全都奏效了。

李仪如法炮制,在另一头暗火元素上,一一施为。

他的血脉能力——“敕命”,对于增益法术,可无翻倍之能。

“可以了……”

李仪一个响指,复合法阵散去,那头落星之灵,猛然睁眼,眼露凛冽杀机。

怒吼一声,它转过头,嚣张的眼神顿时变化,面前,居然是四头比它还要巨硕的元素生命!

怒吼,变成了哀嚎……

嘭!

落星之灵溃散,一抹紫光,落入李仪的眉间。

“哦?有点意思……”他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这头落星之灵的记忆,竟是一道璀璨彗星划破星穹,光辉灼亮,意境不俗。

显然,愈是强大的星辰元素,其记忆,也愈发深幽。

一挥手,撤去所有召唤生物,李仪摸了摸下巴。

“增益法术,比我预料中的,还要强大得多。召唤术和增益法术,两者合并,简直强悍!”

思索片刻,李仪起身,在半世星空中游逛,仔细观察。

果然不出所料,虚空裂纹,尽数消失。

“还是在半世星空中修行,效率更高。”

李仪满意地点点头,准备坐下修行。

冥想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不可一日荒废。

刚坐下,屁股还没坐热,身份令牌却忽然亮起。

“谁啊,真会挑时间……”

他嘟囔一句,拿起身份牌。

令牌上,只有两个字——“速来!”

居然又是——顾嫣然?

李仪一愣,摸不着头脑。

“什么事情?”他好奇问道。

“天鬼!”

“天鬼?”李仪又是一愣。

他清楚,顾嫣然所说天鬼,绝非她那头无相天鬼——黑月,而是李仪新埋的一尊石像。

那处邪恶养尸地,李仪最初的打算,是滋养自己的骊龙血脉,但未能成行,后来更与晨凫置换血脉,则完全不需要了。

他当然不会暴殄天物,于是将一尊天鬼石像埋入其中,准备养育一头无相天鬼。

这种拥有天赋能力——“无相穿梭”的夜之煞影,可是最拔尖最强大的魔宠。

但是,死极转生,石像化为天鬼,需整整十年!

李仪若记得没错,自己埋下去,还不足三个月。

现在,是要干什么?

……

下塔。

李仪一惊。

那头缝合怪——夜下舞者,居然又有变化,而且,同样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夜下舞者的体魄,变得愈发粗壮魁岸,高逾三米,犹如蛮荒巨人。它的背上,扛着一柄森森骨锤,死冥气息起伏翻涌,聚散之间,化作狞笑骷髅。

“这头夜下舞者……”李仪纳闷地问道。

“错了,它现在,名为——夜下暴徒。”顾嫣然打断了他,扬眉说道,“我突破之后,原先的夜下舞者,实力上就稍显逊色了……没法子,我做了一定改良,虽然不太满意,先凑合一阵吧!”

“夜下暴徒?等等,”李仪眼神一变,惊喜说道,“顾老师,你突破了?”

“是的。”顾嫣然点点头,微笑着说道,“上个月突破的,我已是一名上位法印。”

李仪暗暗咋舌。

即便有顾言的帮衬,以顾嫣然的年纪,突破至上位法印,绝对堪称罕见的天才!

两人聊了一阵,李仪想起正事,问道:“那头天鬼,是怎么回事?”

“差点忘了正事……”顾嫣然皱了皱眉,“你那头无相天鬼,近日有反应了。”

“有反应?”李仪满腹疑窦,“这才三个月!还有,我怎么没有任何感觉?”

天鬼石像在埋下时,须在其眉心滴上一滴鲜血,建立灵魂联系。因此,一旦无相天鬼成型,所有者,马上就会生出感应。

“这个,我也不清楚……”顾嫣然耸耸肩,“但此事,确信无疑。”

“怎么看出来的?”李仪问道。

“自从那头地狱武士叛变,我在邪恶养尸地中,专门布置了感应魔法波动的法阵。”顾嫣然想起不快的往事,一脸肉痛,“近来,你埋石像的地方,不断都有魔法波动传来。”

“难道,是那个原因?”李仪想起了什么,心中暗忖。

“多想无益,直接无看看,不就知道了?”顾嫣然是行动派,一挥手,利落地说道。

……

邪恶养尸地。

站在土包前,顾嫣然和李仪,神情都颇显古怪。

阵阵魔力波动,犹如心跳,气息虽然微弱,但却很稳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仪摸了摸鼻子,讪讪地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顾嫣然翻了翻白眼,“怎么样,需要挖出来么?”

“挖吧!”李仪想了想,下定决心道。

挖出的石像,让李仪大吃一惊。

埋下去的石像,其实并不大,长宽高都在半米上下,雕琢成天鬼之形,狰狞巨陋,栩栩如生。

而眼下,这石像,却小了一圈,而且,隐然化作幽黑玉石!其躯体通透,表面密布符箓般的黑纹,身体深处,更有血管般的纹理,四通八达。

“这个,究竟是什么?”李仪愈发吃惊,轻声说道。

顾嫣然端详一阵,却似乎看出什么门道,神情愈发古怪。

“此物,并非无相天鬼!”顾嫣然轻轻叹息一声,满脸遗憾,神情复杂地说道,“而是——无相天煞!”(未完待续。)

砀山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中大医院王育
乌鲁木齐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海口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
长春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