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风舞苍穹 第四十章 一剑霜寒

2019-12-04 19:55: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四十章 一剑霜寒

黑沉沉的夜,仿佛有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变得暗淡。

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

城主府里,城主宋凌云正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城主大人,按照您的吩咐,属下派人一直盯着那个谢听风。他如今正在吟味轩酒楼,和云香萝喝酒呢。您放心,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估计现在他还在和美人幽会,城主大人是不是要对付他?”

“谢听风这个xiǎo畜生是千年难遇的修炼天才,将来一定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只可惜他不是我们城主府的人,等他成长起来一定是个祸害。不过,死了的天才就没有威胁了。各大宗派对连云府子弟的选拔马上就要开始了,谢听风这个xiǎo畜生肯定会被选中。到那时再想动他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宗门肯定会追究。趁着宗门甄选还没有开始,今晚我们就动手做了他!”宋凌云眼中的凶光一闪而逝,右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属下明白。可谢听风的实力深不可测,对付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他的实力的确不容xiǎo觑,但充其量也就是个六品武师。我们的太上长老宋子河可是一品武宗,对付他还不是如碾死一只蚂蚁?这样,你再去选拔一些高阶武师,今晚和太上长老一起行动,我就不相信,一个十五岁的武师能逃出我的手心。”

“好,属下这就去办!”

深夜,走在连云府寂静的街道上。长长的街道像一条平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长清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而歌的树叶,似乎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无边的黑暗就像一个无底洞,仿佛要把谢听风吞噬进去。

“风弟弟,女人的身子好看吗?”梦雨轩的声音在听风的魂海里骤然响起。

“这个么……当然好看啊。但只有我喜欢的女子,才值得我去看。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你懂的。”

“切,你随便起来不是人,我懂的。不过,説实话,刚才那一幕真的很香艳,连我都有些嫉妒云香萝的身体。”梦雨轩幽幽地説。

“啊,你都看见啦?你不知道少儿不宜、非礼勿视吗?”

“切,你个xiǎo毛孩子,毛都没长齐,有什么好看的!”

“梦姐姐,其实,你的美和她丝毫不逊,你们是开在我心里的最美丽娇艳的花。”

“xiǎo嘴真甜,怪不得连云府的那些莺莺燕燕们都喜欢你呢。”

“那些人在我眼里都是庸脂俗粉,只有梦姐姐你最美。我只想知道,梦姐姐是否喜欢我。”

“这个么……无可奉告。风弟弟,接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看你们很享受的样子。”梦雨轩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其他。

“哈哈,那种美妙的感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等以后你的身体恢复了,我可以慢慢教你。”谢听风开着玩笑。

“坏蛋!我才不要你教呢,你是想趁机占我的便宜吧?”

“哈哈,会有那么一天的,梦姐姐,我等你。等你的身体恢复了,我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仗剑天涯,慢慢变老。”

梦雨轩不再言语,仿佛沉浸在谢听风描述的情境中。

一路上和梦雨轩打情骂俏,不知不觉,走出了连云府宽阔平坦的街道。前面,是崎岖的山路,那是通往谢家的路。

谢听风散开神识,辐射四周。黑暗在他的眼里如同被漂白了一样,亮如白昼。他催动身法,风驰电掣向谢家赶去。

只要翻过前面的那座山,谢家就在山脚下。

这时,快速赶路的谢听风突然放慢了脚步,他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前面是一条蜿蜒到山dǐng的石板路,石板路的右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此刻正散发着浓郁的危险气息,一种针对自己的危险气息。

“咦,有人要杀我?连云府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惹我们谢家?”

他暗中催动神识,发觉在前面的树林里隐藏着十四个脸戴野狼面具的黑衣人。十三个高阶武师,还有一个年长的,看不出修为。

“风弟弟,这些人是对付你的,你要xiǎo心一些。其中有一个是低阶武宗,交给我。那些武师,由你出手!”梦雨轩説道。

“嗯,我知道了。好久没有生死相搏了,筋骨都要生锈了。今晚,我就陪他们好好玩玩!”危险面前,谢听风不但不害怕,反而有些兴奋,跃跃欲试。

“何方鼠辈,藏头露尾,意欲何为?有胆子给我滚出来

!”谢听风对着树林一声大喝。

寂静的树林里突然传来微弱的弩箭机括转动的声音,这种声音虽然很xiǎo,但耳聪目明的谢听风还是察觉到了。

“风弟弟,xiǎo心!”梦雨轩在魂海里大声提醒。

“嗖、嗖、嗖!”

三只精钢打造的弩箭摩擦着空气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成品字形向谢听风射来。

“军用弩箭!”谢听风大惊失色。

这种弩箭在天风国属于管制兵器,私人不得拥有。只有军队才可以配置,难道是宋家要杀我?

电光石火之间,谢听风把风离天身法催动到极致。身如鬼魅,隐入一块打大石头后面。崎岖的山路上,只留下一道残影,被破空而来的弩箭射个粉碎!

他对着树林高声怒喝:“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暗箭伤人的一定是宋家的狗贼!你们的三长老宋凌峰因为刺杀我,受了伤,不知道可否痊愈?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又来送死!”

“原来伤了三长老的就是你!你就是那个风少爷?真是冤家路窄,今天,你是插翅难飞!”太上长老宋子河知道行踪已暴露,干脆走了出来。

一场暗地袭杀转眼变成了面对面的鏖战,究竟鹿死谁手还是一个未知数。

“宋家的卫士听令,给我各展手段,杀了这xiǎo子!”太上长老宋子河一声大喊,声震山野。

“遵令!”

“唰唰唰!”

十三个身穿黑衣,脸戴面具的武者各展身法,纵身一跃,飞出了树林。转眼之间,把谢听风围在其中。

战斗,一触即发!

这些人都是城主府的铁血卫士,宋家花大代价组建的“野狼卫”,专门用于暗杀、刺探情报。只有达到武师以上修为的人才能加入,他们个个训练有素,装备精良。

“杀啊,杀了这xiǎo子,城主奖励多多!”

“谁也别和我抢,老子第一个砍了他!”

“别掉以轻心,这xiǎo子深不可测,大家一起上!”

“天罗地!”

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大喊一声,十几把刀剑合璧,从四面八方攻向谢听风。

“嗤嗤嗤!”

刀光、剑芒,交织成一张天罗地,带着啸音,呼啸而下。

谢听风的身体表面,紫红色的罡气流转。沉沉的夜色中,比霓虹更璀璨。

“风影,出来随我一战!”

风影一出,谁与争锋?

只要风影在手,谢听风的身上就有説不出的霸气!

他不慌不忙,催动九阳混元功,丹田里的真气如开了锅的水,沸腾不休。

吸纳了炽热真气的风影,在夜色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敌人太多,久战对自己不利,必须速战速决!”

佛曰:一弹指是六十瞬间,一瞬间是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就在刀光剑影组成的天罗地快要合拢的刹那之间,他动了!动如脱兔!

“红叶片片染凄凉!”

剑芒暴涨的风影上,剑光滚滚,剑气森然。

崎岖的山道上,突然迸发出一道道耀眼的电光。

这些电光快到了极diǎn,犹如流光,让人不可捕捉。仿佛一瞬间突然从地底下钻出,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着四方激射。

不夸张地説,这个时候,如果有万千红叶从空中抛洒,也会被片片刺穿。

这是谢听风刚学会的用于群战的剑法“红叶片片染凄凉”。一经催动,以他为中心,剑气如丝,密密麻麻。冷冷的锋锐气息,向外扩展。

风影深藏度春秋,

何曾示人争风流。

谁若逼我风雨骤,

一剑霜寒十四州!

扑朔迷离的剑花中,射出直冲牛斗的寒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撕碎了笼罩而下的天罗地。

十三个野狼卫,只觉得双目一阵刺痛,不由得瞳孔紧缩。

此招只应天上有,今朝有幸落凡尘。十三个人中,没有谁能看清谢听风是如何出剑的!

地阶上品的剑法,在连云府这个xiǎo地方,别説见过,恐怕连听都没有听过。

这一招看似只有一剑,其实在刹那之间,谢听风已经向不同方位刺出数十剑、上百剑。

“啊!”

“唉哟!”

“噗嗤!”

“当啷!”

剑气穿过的声音、惨叫声、兵器落地声混杂在一起,组成了一支死亡交响曲。

那一声声惨叫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在夜幕中传得很远,令人毛骨悚然。

几息时间,十三个蒙面人倒下了八个,一个个眉心中剑,鲜血和脑浆混合在一起。

“这是什么剑法?怎么这么大的威力?”

“快跑吧,跑晚了就没命了!”

剩下的五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见谢听风如一个杀神临世,早已失魂落魄,没了斗志。他们如同惊弓之鸟,慌忙向四方散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谢听风的身法已近大成,催动起来,追星赶月,只留下一道道残影如梦如幻。武师境界的人想从他的眼前逃跑,那是痴心妄想,无异于白天做梦。

光芒大放的风影,饮着鲜血,剑身一阵轻颤,发出一阵龙吟之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