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不死狂尊 第106章 屎壳郎的味道

2019-09-11 12:3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死狂尊 第106章 屎壳郎的味道

杨善洲显得非常有礼貌,对张立方也是十分恭敬。1≯﹤.

如果是没有之前的闹事喧闹,他给人的态度应该是极好的。

可是,王启年和李叶茂等人都清楚的记得,这个叫做杨善洲的家伙,就是闹得最凶的几个修炼者之一。

当然,张立方也是十分清楚这一点。他刚才就注意到这个杨善洲了。

认真说起来,杨善洲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毛病。

最少,紫微术是没有看出甚么大的问题。

火眼金睛也是没有现特别的异象。

一个没病的家伙,跑到6辰楼来看病,你说有甚么目的?

“你的病情很严重。”张立方皱眉说道,“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最多三天,你就要完蛋。”

“啊?如此严重?”杨善洲似乎是被吓坏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的确如此严重。”张立方十分肯定的说道。

“那我到底是什么病呢?”

“癔病。非常严重的癔病。”

“癔病到底是什么病?”

“神经病……”

杨善洲的神色就有点难看了。

神经病?

几个意思?

周围的修炼者也是面面相觑。

张立方这是在故意损人吗?还神经病?怎样不直接说疯了?

“呵呵。”杨善洲倒是没有生气,语调还是很平和的说道,“还请张大师明确指导啊!”

“你的病情太严重。我也没法一言概之。但是呢,药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张立方温和的笑着说道,顺手拿出了1枚丹药,“本人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那枚丹药的外表是黄褐色的

,味道十分的难闻,感觉有点像是腐烂的屎壳郎的味道。

有些猝不及防的修炼者,被这个味道1冲,几近把持不住要呕吐。

杨善洲本人的脸色也是更加的难看了,喉咙不断鼓动。

他也被药丸的臭味给熏的差点要吐出来了。

“这是什么?”杨善洲强作镇定的说道。

“解药。”张立方含笑回答。

“什么解药?”

“神经病的解药。”

“我不要解药。我没有病。”

“你既然没有病,跑到这里来做甚么?”

“我……我只是途经这里,现这里很热烈,就上来看看了……”

“哦,原来如此。明白,明白。你可以走了。回去写好遗书,免得忽然间断气了来不及。”

“明白,明白。”杨善洲似乎是十分听话的站起来,告辞离开。

周围的修炼者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懵懂。

杨善洲和张立方,到底在打甚么哑谜?

杨善洲肯定是没有病的啊!

他就是来组织人群闹事的,哪里会有病?

既然对方没有病,张立方还提到甚么遗言、遗书之类的做什么……

就在大家感觉张立方是在演戏的时候,杨善洲忽然不对劲了。

他慢慢的停下了脚步。他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喉咙。

他好像是想要说什么,却是没有办法说出来。

他的身体忽然间慢慢的倾斜……

“唔……”

“救命……”

终究,杨善洲艰苦的吐出了浑浊不清的声音。

但是没有人靠近他。由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是怎样一回事。他们都很愕然。

他们都是眼睁睁的看着,杨善洲的身体,慢慢的扑倒在了地上。他的脚还艰苦的蹬动了几下,然后就渐渐的没反应了。

“杨善洲,杨善洲!老杨,老杨,你怎样啦?”

“快来人!送他去海辰楼!”

终究是有修炼者反应过来了。

他们下意识的要将杨善洲送去海辰楼那边。

毕竟,那边才是“真正”的灰鹏城灵药师公会啊!那边有三品灵药师坐镇!

“来不及了!他已经死了!”

“甚么?死了?”

“他已散功了。”

“我的天……怎样就死了?”

周围的修炼者都是感觉脊梁骨后面一片的冷汗。

他们都是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他们都是感觉今天的事情,太过诡异,太过危险。有部分的修炼者已经是悄悄的开始向后退。

有些人已经开始后悔,不应当参与到海辰楼和6辰楼的争斗里面来。

灵药师之间的斗法,你一个普通人搀和进去做甚么?

他们如果是在你的身上动手脚,你恐怕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君不见,但凡是来找张立方的麻烦的,要末是死了,要末是重伤,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刚才倒下的那个黑白大汉,已是没有了声息,估计是死了。

现在又蓦然间死了一个杨善洲……

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只有天知道会生甚么了……

“他没有死。他只是被人设计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应该去找害死他的人。”

张立方漫不经意的说道,“我敢肯定,他在十二个时辰之前,肯定和某个灵药师单独呆了很久……”

话音未落,人群中就有人惊叫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他,他,他……”

这个惊叫的修炼者和杨善洲有几分类似,乃是他的兄弟,叫做杨泽洲。

遭到张立方的提醒,杨泽洲的确是想起了某些事情。

杨善洲在几个时辰之前,的确和某位灵药师单独“商谈”了很久……

难道说,自己的兄弟,竟然是被那个灵药师害死的?

不可能啊!怎么可能……

自己兄弟和那个灵药师关系极好啊!

“呵呵,我就是随意说说。”

“随意说说而已,不要当真,不要认真。”

张立方笑了笑,漫不经意的改口了。

杨泽洲的耐心就更加的狐疑了。

他叫来另外一个修炼者,悄悄的交代了几句。

那个修炼者很快离开。一会儿以后,他又回来了,在杨泽洲耳边窃窃私语。

杨泽洲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他又急又怒的骂道:“唐成,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谋害我的兄弟!我跟你没完!”

周围的修炼者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生了什么事。杨泽洲怎么跟唐成干起来了?

唐成是什么人?是老资格的2品灵药师,是梁少圭的得力助手啊!

传说这个唐成,很快就要提升3品灵药师。

所以,他在海辰楼那边,可以说是份量极重的。

以杨家兄弟的身份地位,可没有冒犯唐成的资本。他们这是干什么?

“张大师,你刚才说,我哥哥还有救,对吧?”杨泽洲忽然转头看着张立方,朗声说道,“我恳求你救我哥哥1命!”

“可是你哥哥其实不相信我说的话啊!”张立方耸耸肩,摊摊手,十分难堪的样子。

“但是我相信啊!”杨泽洲急忙说道,“我最相信张大师了!”

“那你准备给我甚么报酬?”张立方直言不讳。

“张大师要什么报酬?”杨泽洲豁出去了。

“老规矩,给我服务三年。”张立方原形毕露。

“没问题。”杨泽洲如释重负,十分爽快的说道。

他还担心张立方会提出什么极为刁钻的要求来呢,没想到……

给张立方服务三年,没有甚么大不了的。

乃至又可能是某种光荣呢!

“那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谁要是反悔的话,谁就是小狗。”

张立方轻飘飘的说道,随手取出了1枚黄褐色的丹药。

这枚丹药就是之前的那1枚,味道极其难闻。

杨泽洲差点就忍不住捏住自己的鼻子。

但是,他不能这样做。

在张大师的眼前,他不能无礼。

张立方随口说道:“将药丸灌下去,你哥哥就复活了。”

杨泽洲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

张立方已经懒得说话了。

杨泽洲立刻意想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怎样能够质疑一名大师的说话呢?他怎样能够信不过张大师呢?

他急忙撬开杨善洲的嘴巴,将屎壳郎味道的药丸灌下去。

结果,药丸才刚刚下肚,杨善洲就“复活”了。

但见他的身体好像是疯掉了一样,拼命的爬起来,拼命的呕吐。

他疯狂的挖着自己的喉咙,疯狂的呕吐,好像是真的被人灌了大粪一样,神情是有多苦逼就有苦逼。

但是,这番场景落在杨泽洲的眼中,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使是真的灌大粪,也没有关系……

只要自己的哥哥能够复活就好啊!

“啊啊啊!”

“哗啦啦!”

杨善洲继续呕吐不断。

他呕吐的整个人都趴地上去了。

“带他回去吧!”

“这里人多,有碍观瞻!”

张立方朝杨泽洲努努嘴,“要注意形象……”

杨泽洲立刻如奉诏书似的,将自己的哥哥扛起来,好像一阵风似的跑掉了。

直到这个时候,有很多修炼者还没有搞清楚是怎样一回事呢。

杨善洲明明是“死”了,怎样又“活”过来了?

这个张立方,难道真的有起死回生的神技?

一时间,他们看着张立方的眼神,都是有些不对了。

如果说他们之前的眼神是怀疑的,质疑的,那末现在就只剩下敬佩和恐惧了。

敬佩当然是由于张立方的奇异医术,仿佛真的能够起死回生。恐惧则是由于张立方的变幻莫测的整人手段。他很有可能无声无息的就要了你的性命。

“还有没有人要上来啊?”张立方继续含笑问道。

现场一片的静寂。

没有人愿意上来了。

没有人愿意再折腾出那末多事了。

他们的身体到底有甚么毛病,他们自己是最清楚了。

“既然没有人要上来,那就散了吧!”张立方漫不经意的招招手。

所有的修炼者,立刻百依百顺的退散了。

6辰楼,重新恢复了平静。

不过,远处,还有另外一个人。

哪款拉拉裤轻薄好用
小便发黄是什么症状
小孩儿便秘怎么办
小孩儿不爱吃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