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逍遥道决 第二十六话 尘埃落定

2019-10-12 19:30: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道决 第二十六话 尘埃落定

李庆阳手一招,天地之力包裹着老者,直接将其接住,并交给其他人来治疗。

下一刻!凌云宗重新出战一人,双方大战数十回合,方才分出胜负,白衣人元力不足落败,这次轮到雪狼帮重新派出高手了。

大战一场接着一场,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境界达到的,方可领悟其中奥妙。

银月当空,星星点缀,擂台上早已亮起明亮的阵法,将天空照亮。

雪狼帮刚刚结束挑战,清悠阁宗主上官妍就站了出来。

上官妍虽为一介女流,但是出手狠辣,让凌云宗的天王级高手不断的折损在她手上,李庆阳脸色发黑,心中怒气中烧,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因为他乃天帝强者,总要压在后面,今天飞鹰帮可谓是来势汹汹,那个风影宗宗主司马哲,更是让他警惕万分,稍有不慎,皇族宗门就会被取而代之。

还好凌云宗底蕴浑厚,高手众多,才勉强支撑住两大宗门的挑战。

李庆阳扭头看着远处的司马哲,认为飞鹰帮会是第三个跳战的。

然而司马哲依旧风轻云淡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动身的打算。

“李兄,小弟我向来佩服李大哥身手,今天特来讨教一二,还望李兄赐教”。一道声音轻轻的响起,让李庆阳瞬间扭头看向一人,满脸的差异,完全无法接着这个事实。

一粗狂男子,满脸络腮胡,浑身肌肉虬根盘结,站在凌云宗一侧的船只上,静静的看着李庆阳。

“虎老弟,你这是?”李庆阳慢慢的脸色阴沉,心中一阵气结,只因对方可是他相交多年的兄弟,如今却站在了对立面,让他心中有种强烈的背叛感觉。

“好!好!好!好一个苍龙宗,从今以后,你宇文虎将不再是我的兄弟,老夫接受你们的挑战”。李庆阳怒极而笑,猛的扭头看向另外一个船只,那里坐着一位青衣中年人,斯斯文文,“你们梅花宗,不会也要挑战我凌云宗吧”。

“李大哥,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凌云宗已经做了够久的皇族宗门了,轮也该轮到其他宗门了吧”。青衣中年人缓缓站起身来,此人正是梅花宗宗主令狐流风。

“嗯?”李庆阳猛的想起了什么,“武道大会上,你们的弟子是故意让着玉儿的吧”。

两人都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李庆阳马上想到,飞鹰帮的弟子,定会在血色历练中暗中对玉儿下手,不过转身看向卧龙宗方向,心中一定,“也许玉儿前往血色试炼要安全一些”。

李庆阳扭头看向远处的司马哲,“司马老贼,真的好手段啊,二十年前,你来找我,可不是这个样子”。

司马哲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话语,微微一笑,好像能够感染人的心境一般,让人心情舒畅,生不起一丝火气。

“南部联盟早已名存实亡,犹如一潭死水,本座不过是让南部更加强大而已,你死守旧规,不懂变通,实属南部的罪人”。

“哼!别说那么高尚,这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己之私而已”。

“本座允许你投降,跟随本座共创大业!”司马哲静静的看着对方。

“除非从老夫尸体上踏过去”。李庆阳说的斩钉截铁。

司马哲直接扭头不再看他了。

“那小弟就得罪了”。宇文虎话音刚落,就从身后飞出一名强者,站在擂台上空。

“哼!”李庆阳怒哼一声,就派出一名天王强者。

这一次,大战完全变了,双方拼命的死磕,平时越是称兄道弟,一旦反目,背后下手就越是凶狠,完全是你死我亡,彻底的不死不休,这就是人性的悲哀,更是一种无奈。

如果不将对方杀死,那么你只要见到对方就会浑身不自在,始终是个心病,唯有彻底的毁灭对方,才能让人心理上稍微有所慰藉。

时间流逝,李庆阳看着一个个手下饮恨当场,浑身一阵颤抖,心中怒火中烧,拳头紧紧的握住。

朝阳从湖面上升起,新的一天缓缓而来。

落日湖之上,一道萧瑟的身影站在当空,有种英雄末路的感觉,让人心中不免一痛。

李庆阳痛苦的闭着眼睛,说什么也不肯投降,使得凌云宗上下全部高手,一个不剩的躺在甲板上,大多数人更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李广脸色苍白,银发散乱的坐在那里,老泪纵横,仰头看着空中的身影,嘴巴颤抖数次,“阳儿,我们认输吧,为了玉儿,你做父亲的忍一忍吧”。

李玉儿早已泪流满面,眼睛红肿的厉害,坐在李广身边,不断的整理着对方的乱发。

李庆阳浑身颤抖一下,低头就看到一个泪人,心中五味杂陈,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呼!的一下,李庆阳右手一挥,卷起甲板上李广跟李玉儿,就将其送到卧龙宗船只上。

“风老哥,还请照料一二”。言语中带着浓浓的恳求之意。

“咳咳!你放手一搏吧”。酒帝眉头微皱,知道对方死志一起,不再劝说。

李玉儿当然也看到对方的决心,脸色大变,身体一摇,就要跌倒之时,叶淑月急忙伸手扶住,用手臂紧紧的保住对方的肩膀。

“哈哈。。。只有战死的凌云宗,没有认输的凌云宗,司马老贼!上来吧”。

李庆阳大笑一声,浑身气势一凝,突兀间风云骤起,天地变色,无数的云朵不断的汇聚到脚下,天地之间更是刮起了狂风,好像他才是天地的帝王一般。

天帝强者,一旦出手,就是真正的天地色变,让下方众人震撼莫名。

一个个仰着脖子看着天地主宰一般的李庆阳,个中滋味,唯有他们自己知道,特别是苍龙宗跟梅花宗之人,更是心中紧张万分,如果对方要出手的话,他们连天地之力都掌控不了,几乎抵挡不住,这就是天帝级强者的强大。

“啧啧!声势真是不小啊”。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不管天地风云如何突变,都无法阻挡着这道声音,好像就在人的耳边响起一般。

只见一道洁白色的身影,缓缓升空,好像天地如同奴仆一般,在托着他升起一般,浑身毫无气势可言,依旧是风轻云淡的表情。

那些风云在遇到这道身影时,纷纷安静下来,好像他才是整个天地的意志,我让你动,你才能动

,我让你静,你就必须老老实实的待着。

这让李庆阳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这。。这是。。。”

“现在知道本座的手段了?可惜你错过了一个机会,能让老夫出一次手,你也该感到光荣了”。此刻,司马哲刚好升到同李庆阳一个高度。

只见司马哲缓缓的抬起右手,张开五指,遥遥的对着远处的李庆阳,顿时,整片天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天地汇聚而来的风云,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李庆阳好像十分痛苦似的,浑身不断地颤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像是被人直接掐住喉咙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天帝天道领域,不是将天地之势汇聚过来就完了,下次记住了”,司马哲右手五指慢慢的握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李庆阳瞬间化为血雾,消散在天地间,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好像天地间从来没有过李庆阳这人似的,完全是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了。

空中的司马哲微微向北方看了一眼,就慢慢的飘落下来,浑身不带一点烟火,好像刚才杀了一名强者,如同喝水一般随意。

“不!”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从李玉儿口中发出,眼睛瞬间发红,瞪大着眼眸,死死的盯着天空。

“哎!”酒帝手一挥,李玉儿就瘫坐在地上,昏了过去。

李广蹭的一下站起来,满眼泪水,双手紧握,瞪着司马哲,好像要将对方生撕了一般。

“广老头,玉儿还要靠你呢”。

酒帝一句话,就把他想要出手的冲动生生的压了下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哎!才天帝初级,就跟天帝巅峰强者叫板,真是驴脾气”。酒帝淡淡的说了一句,仰头喝了一口酒。

“额!有这么大差距吗?”胡裂地满脸震惊,此刻才想起以往跟酒帝过手时,对方好像浑身不舒服似的。

“你以为呢?现在知道老子的苦心了吧,每次跟你们动手,都要极力的压制自己的威力,真是让老子不爽”。

“那你还找我们切磋?”

“不打架,浑身更不得劲”

“额!”胡裂地满头黑线。

叶一飞十人站在那里,此刻才知道大陆的巅峰强者,是何等的强大。

对于李庆阳的死,叶一飞心中多少有些惋惜,对方宁死不降,说明此人是个性情中人,刚过易折,就是如此。

“既然你杀了玉儿妹妹的父亲,那么你将会是我叶一飞的敌人”。叶一飞看着远处的司马哲,心中给自己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超越对方。

一道洪亮声音传出,“现在我飞鹰帮为新任皇族宗门,有那个宗门不服气的现在可以前来挑战”。

这是风影宗的司马雄在那里示威呢,他大哥刚杀了天帝级高手,谁还敢出来放肆。

“很好,无人反对,从现在起,我们飞鹰帮就是新任皇族宗门,其他宗门统一听从调遣,不听号令者,杀!无!赦!”

最后三个字带着强大的天地之力,远远地传出,就连岸边的民众都能听得见,整个岸边上都沸腾了,这些凡俗之人只能议论一番,对于他们来说,谁当皇族宗门都一样,仅仅是来看热闹的。

一道洪亮的声音再次传出,“宗主有令,全部返回落日城,所有宗门不论大小,统一到皇族宗门岛屿上集合,有要事相商,请大家不要推辞”。

只见飞鹰帮的轮船直接朝落日城而去,后面苍龙宗一杆宗门紧跟其后,毫无异议,而凌云宗的船只依旧停在那里,从今以后,也将彻底的成为历史尘埃。

叶一飞所在的船只也开始缓缓而行,速度越来越快。。。(未完待续。)

石嘴山妇科医院
百色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鸡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石嘴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