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重生最强妖兽 第十八章:伪灵器,星月剑!

2019-10-12 22:1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最强妖兽 第十八章:伪灵器,星月剑!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了。

七星法阵中的玄铁液体,渐渐凝成了一把剑的形状,森寒的锋芒从剑中溢散而出,仿佛连空气都能生生切开。

“勉强打造一个极品先天宝器吧。”林昊暗道。

宝器,是普通武者使用的,分为先天宝器和后天宝器,顾名思义,先天宝器适合先天武者使用,和筑基修士使用的灵器还有很大差别。

就在这时,他的目光无意间瞥到了远处的月苍狼尸体。

“嗯?”

林昊灵机一动。

差点忘了,还有一个高级妖核可以利用!

林昊当即窜了过去,将月苍狼的脑壳破开,取出了里面的妖核。

八阶月苍狼的妖核,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却总比没有好。

林昊回到七星法阵中,将妖核镶嵌在了剑上,打入一道融合法诀。

“凝!”

耀眼的华光闪过,一切归于平静,那把剑安安静静地降落下来,插入土壤中。

镶入了妖核之后,这把剑总算是超过了宝器的界限,达到了灵器的边缘,却不是真正的灵器,只能算是一把伪灵器。

给叶文龙使用,绰绰有余了。

“此剑,蕴含星辰之力,又有月狼王妖核,就叫做星月剑!”林昊对自己的作品还算满意。

炼器非常耗费神识,林昊也快到极限了。

扫了眼七星法阵,见七枚灵石还残留了少许灵气,林昊便在法阵中进入修炼状态,恢复损耗的神识。

…………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林昊睁开眼,瞳孔中的精芒一闪而逝。

两天的修炼,七星法阵的能量消耗光了,他的经验增加一半,距离升级还差五千。

这期间,也没碰见有驭兽庄的武者搜山,倒出乎他的意料,他还指望来几个人送点经验呢。

抱着好奇的心态,林昊来到了两天前杀死驭兽庄武者的地方,三具武者尸体已经不见了,旁边还留下了一串零零碎碎的人类脚印。

应该是驭兽庄的人过来了,将尸体抬回去了

“嗯?”林昊目光一转,发现前边的一棵树上,钉着一张纸。

上面写着一段话——

“叶文龙,你已成为官府通缉要犯,奉劝你早日自首,以求宽宏大量处理,我柯东以个人的名义担保,只要你主动自首,我保你不死。”

话的末尾还留了个红色官印。

“柯东是什么玩意?”林昊不认识。

他爬了过去,想着将这张纸揭下来,拿给叶文龙看看。

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林昊突然发现,这张纸上面,隐约留下了细微的灵魂印记,若不是林昊有神识,还发现不了。

林昊神识探测上去,瞳孔一缩:“追魂印记!”

追魂印记,是一种追踪手段,只要林昊触摸到了这张纸,追魂印记就会在他身上留下记号,从而被人追杀。

留下追魂印记的,至少都有筑基修为,想必就是那所谓的李仙人吧。

“呵呵,真有意思,既然想追踪,那就让你追个够。”

林昊抬头望去,看见天空上飞来了一只鹰,心头冷笑。

他爬到了一个空地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装死。

那只老鹰见了,立刻对着林昊俯冲下来。

就在鹰爪即将落到林昊身上时,林昊突然爬起来,喷出一口真气,打在了那张引有追魂印记的纸上。

“转移!”林昊打出一道法诀,那张纸凭空飞起,飚射出去,像一张牛皮糖一样贴在了老鹰的背后。

“唳!”老鹰发出一声鹰唳,慌乱的飞上天空,飞向了远方。

“呵呵!想追就追吧,看你跑的快,还是鹰飞的快!”林昊心头冷笑。

他倒想看看,那李仙人追一只鹰是什么场景。

林昊原路返回,爬到了山顶上。

叶文龙还在洞内修炼,林昊看了眼坐骑信息,显示着——

坐骑:叶文龙

武者等级:7(先天武者中期)

修仙等级:1(练气一层)

修仙功法:《大日烈阳诀》(入门)

…………

看到练气一层那个字样,林昊一愣,有了他布置的八荒聚灵阵,两天时间才练气一层?

可一想到叶文龙的劣品灵根,林昊也就释然了。

“罢了罢了!”林昊摇摇头。

他朝洞府爬了过去,洞府内,叶文龙面色涨红,体表的青筋暴突出来,咬着牙关在朝练气二层冲刺。

林昊没有打扰他,在一旁耐心等着。

没过多久,叶文龙的气息平缓下来,似乎是突破失败了,仍旧停留在练气一层。

“师傅!”叶文龙看见林昊,站起身,跳到了洞穴外面。

“为师要去下面的城池中赚取灵石,你随我一起去吧。”林昊道。

前些天布置的阵法,加上帮叶文龙激活纯阳之体的消耗,林昊的二十六枚灵石都消耗光了,物品栏中就剩下了孤零零的一枚。

无论是布阵、炼丹、制符、炼器等等,甚至是最简单的修炼,都需要灵石的辅助,没有灵石,什么都做不了。

“去万兽城?”叶文龙惊道,他刚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现在又回去?

不过有林昊在,叶文龙倒没什么好怕的!

林昊扔来了一套衣服,是驭兽庄的武者留下的,经过林昊的漂白处理,变成了白色,外形有了些许改变。

叶文龙将衣服套在体外,大小正合适。

林昊迟疑片刻,想了想,还是将心头的疑惑说了出来:“叶文龙,你家是不是在青岭村?”

叶文龙一怔。

“什么青岭村?”叶文龙一脸茫然。

林昊见状,心头略有些疑惑,难不成,青岭村的叶家和他没关系?

“师傅,不瞒您说,我家族早就被灭了,据说是得罪了某个修仙宗门,族内满门被灭,我侥幸逃出来,却被奴隶贩子抓走,卖为了奴隶,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叶文龙摇了摇头,当年他还小,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情形了。

一听这话,林昊越来越奇怪了。

他倒不关系叶家是怎么被灭的,唯一让他好奇的是叶文雪,他可不认为有这么巧合的事。

“你认不认识叶文雪?”林昊问道。

“叶文雪?”叶文龙瞳孔骤然一缩,失声惊道:“那是我的妹妹的名字。”

林昊心说果然,便将青岭村叶家的事情,对叶文龙大致说了一遍。

叶文龙听完后,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衡水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深圳治疗盆腔炎费用
舟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衡水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深圳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