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志愿者卧底数月揭露办理黑户信阳警察

2019-11-12 03:2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志愿者卧底数月揭露办理黑户信阳“警察”

导读2015年6月27日,微博打拐志愿者仔仔通过微博发布信息,称信阳一派出所副所长,在职期间勾结社会中介,出卖国家人口户籍(三个成人,两个孩子),被查处后仍然伙同他人以“警察”身份贩卖户籍。

已经办出来的出生证明

齐某所持的警察证

对方称不需要相关证明,十万块钱即可办理一个户口

6月27日,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 通过微博发布信息,称信阳一派出所副所长,在职期间勾结社会中介,出卖国家人口户籍(三个成人,两个孩子),查处后被检察院以“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起诉,法院判处缓刑,目前在缓刑期仍然伙同之前的同案成员以“警察”身份贩卖国家人口户籍,这是否属于放虎归山?微博配发了一张人民警察证。

发稿前,上官正义联系称,信阳警方已经成立专案组介入调查,该“警察”齐某早已被“双开”。

【爆料】:派出所副所长贩卖国家人口户籍

6月27日上午11点左右,认证打拐志愿者的友@上官正义发微博称:信阳一派出所副所长,在职期间勾结社会中介,出卖国家人口户籍(三个成人,两个孩子),查处后被检察院以“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起诉,法院判处缓刑,目前在缓刑期仍然伙同之前的同案成员以“警察”身份贩卖国家人口户籍,这是否属于放虎归山?微博配发了一张人民“警察”证,并且还@了“清风信阳”以及“平安信阳”。

微博发出后,很快引发友的关注和热议,不少友评论称:“不思悔改,当初就不应判缓刑!”也有友评论:“自古以来官官相护,如果消息属实,此等应重刑!”

6月27日中午,联系上了发微博的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其向东方今报信阳读本详细的介绍了他调查取证的经过。

【讲述】:志愿者化身求助者揭露涉事“警察”

从2013年开始,上官正义就开始关注打拐,在整个过程中,上官正义发现,这些孩子在被拐卖之后,身份都能够通过各种途径合法化,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一些专门贩卖黑户口的中介为这些被拐卖了的孩子提供“售后服务”,这种现象开始进入到了上官正义的视线。

这种“售后服务”主要是在孩子被拐卖之后,只要拿钱,就可以买到“合法”的户口,不需要任何的证件和出生医学证明,“按照我国现行的户籍制度,孩子上户口是必须要出示出生医学证明和父母的结婚证等相关证件的。”上官正义说。

这么一个群体的存在,无形中将被拐卖孩子的身份给洗白了,过后再去寻找孩子无疑就是大海捞针,由此,上官正义开始将视线更多的转移到黑户口信息。

上官正义告诉,这些黑户口的主要办理流程是:社会上存在着一些黑中介与一些不良“警察”进行勾结,中介招揽到生意之后,将相关信息提供给“警察”去办理户口。

2015年4月份,上官正义以匿名身份加入某群,该群每天会有发送一些需要办理户口的或者是贩卖户口的信息,上官正义注意到某号在群里发表信息表示可以办理3岁以下孩子的户口。

在与该号取得联系后,该友给上官正义发过去一些之前已经办过好的户口照片,“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能够办理这些信息,他告诉我说自己是“警察”。”上官正义说,该友还将一张民警在派出所办公桌前工作的照片发给了自己。

“他说只要我提供一个我想要的孩子的信息包括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等,他就可以办理,只要十万块钱。”该友告诉上官正义,自己可以办河北、安徽亳州等地的户口。

为了取得进一步的证据,6月6日,上官正义在河北与该友见面,对方共有两人,“最开始发信息这个人是王某,是山东潍坊人,他发过来的‘警察’照片是齐某,当时齐某也向我出示了警官证等信息。”齐某警察证显示,其为信阳市潢川县某派出所副所长。

有了相应的身份信息后,上官正义通过异地公安机关对二人信息进行查询,“通过公安系统内部的警员库查询,齐某警官证的照片等信息是一致的,当时可以断定他就是‘警察’。”随后,王某的信息查询得知,其于2014年因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信阳警方处理过,目前仍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质疑】:“警察”缓刑期间跨省招揽“业务”?

在掌握对方信息后,对方又告诉上官正义,可以办理安徽亳州的户口

,但双方也未再有过联系。

但在这期间,同一个群里,另一个号也在发布可以办理孩子户口的信息,上官正义同样也与其取得了联系,对方同样表示十万块钱可以办一个河北的户口,并且承诺两天时间可以办理出来,但不愿提供自己相关信息,也不提供之前已经办理过的户口。

“当时觉得挺奇怪的,就通过百度搜索这号,就发现互联上有检察院的起诉书,里面包含这个号信息,同时该起诉书的内容里涉及到的几个人中,也有和之前接触过那个齐某、王某的信息相吻合。”由此,上官正义断定,该号与之前跟自己联系并见面过的号是同一个人。

在上官正义提供的起诉书链接看到,齐某涉嫌6起黑户口案件,因涉嫌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犯罪被逮捕。

但让上官正义疑惑的是,齐某和王某已经出现在日期为2015年1月8日的起诉书中

,但齐某的“警察”信息还依然出现在公安部的警员库信息里,如何还处于在职状态?但在后续跟踪取证过程中,王某告诉上官正义,齐某没有被判刑,还是“警察”,只是调到看守所工作、工资下降。但当上官正义向潢川县看守所求证时,对方告知齐某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通过异地公安系统查询得知,王某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在公安内部查询,齐某的‘警察’信息还存在。”上官正义说。

据了解

,目前王某和齐某给上官正义办理的户口还没有下来,“但他们已经把出生证明给我办理好了,而且直到现在还跟我联系。”上官正义说。

对此,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律师余超告诉,缓刑的执行是由法院宣告缓刑后交有关机关执行。宣告缓刑的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后,人民法院将判决书、执行通知书送交罪犯所在地的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将罪犯交由所在单位或基层组织予以考察。

余律师说,罪犯在缓刑考验期内,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服从监督;按照考察机关的规定报告自己的活动情况;遵守考察机关关于会客的规定;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迁居,应当经考察机关批准。“缓刑期间再犯罪,将会面临着撤销缓刑,并数罪并罚的局面,同时社区矫正机构也存在过失。”

【最新进展】:信阳市公安局已经成立调查组

下午18点左右,上官正义告诉,信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已经跟他取得了联系,并通报了相关进展,信阳市公安局已经成立专案组下去调查。

“他们说齐某由于去年犯罪被判缓刑后,已被信阳警方‘双开’,但是可能是程序之后,相关手续还未办理完结,致使齐某信息仍在公安部的警员信息库里,还没有来得及撤掉。”上官正义告诉,信阳市警方已经成立专案组介入调查,警方会将调查进展做进一步的通报。

湖南妇科医院
四川治疗癫痫病方法
南阳专治阳痿的男科医院
深圳市龙华新区中心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哪个治的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