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855章

2019-10-13 00:15: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855章

陈建设反应之大,连蒋东全也吓了一跳,见陈建设满脸狰狞,蒋东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是谁?”陈建设怒视着蒋东全。

“是刘副总。”蒋东全道。

“刘安定?”陈建设低声呢喃着,旋即暴怒了起来,“狗日的刘安定,老子待他不薄,他竟敢背后给我捅刀子,东全,把他给我叫过来,老子要废了他。”

“陈董,您息怒,息怒。”蒋东全劝道。

“息怒?东全,你让我息怒?老子辛辛苦苦维持着这么大一个厂子,费尽心思的给大家争取好处,没亏待任何一个人,他刘安定,干着公司的副总,拿着高薪,竟然吃里扒外,朝我背后捅刀,你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陈建设怒道。

“陈董,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您现在把刘安定叫过来也没啥用,就算他承认了,您一时能拿他怎么办?总不能真让人废了他吧,到时候陈董您自己肯定也会惹一身骚,何不先冷静冷静,咱们再从长计议,看要怎么收拾他。”蒋东全解释道,心里对陈建设刚才的话却是嗤之以鼻,心说你辛苦个屁,要说工人辛辛苦苦还差不多,你一个董事长,成天尽享服了,市里每年给的几个亿补助,也不知道有多少是通过关联公司的利益输送进入你自个的腰包了。

蒋东全想归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作为陈建设的心腹,他可以说是也落得了不少好处,怎么说呢,陈建设这人虽然胃口很大,但他吃肉,也会留给别人喝口汤,蒋东全每年从公司里也能捞个几百万,所以在这种时候,他也必须尽心尽力的帮陈建设出谋划策。

办公室里的气氛沉默着,蒋东全的劝说终归是有了效果,陈建设在短暂的暴怒过后,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东全,你有什么好主意?”

“陈董,一时办法我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蒋东全苦笑。

陈建设听到对方这话,好悬没一口血吐出来,丫的,你没主意就让我息怒?

“陈董,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阻止刘安定继续和市里的工作组的暗中往来,否则有他给工作组当内鬼,市里的工作组还不知道会查出多少问题来,难怪市里会突然决定延长半个月的审计期限,肯定跟他有关系。”蒋东全道。

“我知道,关键是怎么阻止。”陈建设挑了挑眉头,这会说到刘安定,他忍不住又怒气上涌,而最让他心里感到不安的是刘安定是公司的副总

,已经是公司的核心领导层,对公司很多事都了如指掌,陈建设不知道刘安定已经向工作组透露了多少,这让他有些惶恐不安。

“陈董,你说有没有这样一个办法,能让刘安定闭嘴,又能让他之前给工作组提供的消息不作数。”蒋东全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已经想到了什么办法。

“有什么主意就快说,别卖关子。”陈建设不耐烦道,他对这个铁杆心腹再了解不过,对方眼珠子一转,陈建设就知道对方肚里肯定又冒坏水了。

陈建设这么一说,蒋东全也不敢再卖弄小聪明,直接道,“陈董,既然刘安定不仁,那就别怪我们不义,咱们干脆想办法把他送进监狱去,让他没办法再搞幺蛾子,而且只要刘安定成了犯罪分子,那甭管他之前跟工作组说了什么,咱们完全可以说他是栽赃陷害,到时候陈董您再通过省里的领导发力,那就事半功倍了。”

听着蒋东全出的主意,陈建设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很快,陈建设一拍大腿,“妙啊,东全,你这主意好,不愧是狗头军师。”

“咳咳……”蒋东全哭笑不得的望着陈建设,心说老板,您就不能给我取个好听点的外号。

陈建设此时才不会管蒋东全想什么,觉得蒋东全这个办法大为可行的他,决定立刻动手,“东全,你马上去搜集一下刘安定的资料,包括他在公司里的人际关系,以及他和哪些人走得近,哼,他在公司当了这么多年副总,好处一样没少拿,我就不信没法给他弄几个罪名。”

“好,我马上去办。”蒋东全点了点头。

召良县,陈兴的车队抵达小云镇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此次陪同陈兴过来的除了之前就下来的市里的工作人员,县里边,只有县长卢成义和副县长萧金明一块陪同下来,原本县里的其他主要领导也要下来,却是被陈兴给拦住,不喜欢前呼后拥的陈兴显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一次下乡就搞得兴师动众,所以陈兴此次下乡的车队其实也只有三辆车,除了陈兴的座驾外,就是县里的一辆中巴车和小汽车,总共也就三辆车。

县电视台也派出了几名负责随队拍摄和报道,陈兴下车时,就看到了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孔,身旁的于致远更是早一步认出来,小声的同陈兴嘀咕道,“市长,那女的像是昨晚跟您和孔副市长一起坐下吃饭的那女的。”

陈兴微微点了点头,他下车就看到了对方,短暂的错愕后,陈兴就有些皱眉,女子要是县政府的工作人员,陈兴可不认为对方会不认识自己和孔正良,那昨晚看似凑巧的过来拼桌,可不见得就是巧合了,偏偏对方表现出一副不认识他们的态度。

“看着像是县电视台的。”于致远又补充了一句。

陈兴闻言,没有多说什么,他不喜欢以阴谋论去揣测别人,对这种事也没必要太放在心上,反正甭管对方抱着啥心思,自个心里多留一个心眼便是。

在县里和镇里一干人的陪同下,陈兴转身走进了镇政府大院,他们一行人会先在镇里逗留,陈兴还要听取镇里的工作报告,吃完午饭后,才会下乡。

陈兴走进镇政府大院后,后面的县电视台也赶紧跟上,纪一菲瞅着陈兴的背影,眉头微动,她注意到陈兴刚才看到她了,而她亦在仔细观察陈兴的反应,不过看到陈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后,纪一菲心里不由有些忐忑,昨晚故意安排的那一出‘偶遇’,纪一菲担心自己是不是多此一举了。

“纪姐,发啥楞呢,领导都进去了,咱们也得赶紧进去。”旁边一个电视台的同事拉了纪一菲一下。

“哦,好。”纪一菲点了点头,旋即心不在焉的跟了进去。

江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忻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抚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南昌白斑疯医院
忻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