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美容院抱怨被朴泰桓坑惨他知道注射禁药

2018-10-31 13:4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容院抱怨被朴泰桓坑惨:他知道注射禁药!

2月5日,对于韩国的游泳奥运冠军朴泰桓的涉药事件,有消息称韩国检方已经做出了暂定结论:朴泰桓和美容院T都不是故意使用禁药,但至今未公布调查的最终结果。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目前拿到了此案的重要证据朴泰桓去年和T医院院长金某的对话录音。在录音中,金某曾对朴泰桓说注射的药水没有问题。金某在媒体采访中直言录音是朴泰桓为自己洗脱服药嫌疑而故意设下的陷阱,她表示:我们医院是以抗衰老治疗闻名的,来这里的男性都会注射男性荷尔蒙,朴泰桓不可能不知道的。况且这录音是未经我同意录下的,不能拿到法庭上作为证据。

T医院:朴泰桓知道注射的是禁药

朴泰桓去年9月初,接受了国际泳联的突袭式兴奋剂检测,AB瓶尿样均呈阳性。朴泰桓方面向韩国的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告发了美容医院T,认为去年在T医院进行脊椎病的相关治疗时被注射的耐比多,当中含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规定的禁药成分,导致了药检不过关。而T医院院长金某的说法却完全不同:我们事前都告诉来医院接受抗衰老治疗项目的人,进行的是男性荷尔蒙疗法。对于朴泰桓,我们也是如此。

朴泰桓方面将此案的重要证据去年和T医院院长金某的对话录音提交给了韩国检方,后者目前正在对录音内容的真实性进行详细的调查,所以推迟了公布调查结果的时间。业界人士指出,如果录音内容被证属实的话,T医院很可能因为涉嫌医疗过失被正式起诉。T医院的院长金某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被录音的整个经纬。去年11月初,朴泰桓的姐姐独自一人来到T医院,跟金某说:朴泰桓在药检中惹了麻烦,但之后又改口说药检没有问题,只是想彻底管理朴泰桓的健康所以来各家医院取回弟弟的诊疗记录。金某表示,其实从那时候起,朴泰桓就已经开始了搜集证明自己是被动服药的有利证据。

朴泰桓在去年11月末,与姐姐一起再度来到T医院。姐姐再一次向金某反复确认:这个男性荷尔蒙真的没问题吗?体育选手注射这种药水也没关系?金某当时回答: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医院的会员所有人都注射了。大家都能进行正常的体育活动,去打高尔夫球什么的。这段对话,被朴泰桓方面录了音。金某否认道:当时我说这番话之前,并不知道朴泰桓在兴奋剂检测中呈阳性的事情,而且他本人明明跟我说,接受了这个项目的治疗感觉非常好,直言是被朴泰桓方面设计了。为了使录音具有法律效应,朴泰桓当时还带了律师一同在现场。但金某同样否定了这种说法:当时没有律师在场。而且这段录音是未经我允许录下的,不能提交到法庭上作为证据。

朴泰桓得男性病难以启齿?

金某称,朴泰桓方面的处心积虑还不仅如此。去年11月初的某天,朴泰桓使用聊天软件,向T医院的护士询问道:我的屁股好痛啊!那天你们给我打的是什么啊?他故意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去套护士的话,于是护士回信:打的是男性荷尔蒙,朴泰桓继续问:我,被注射的是男性荷尔蒙?金某斥责朴泰桓方面太狡猾:明明是7月注射的,朴泰桓为何会在11月初发这样的短信给护士?和其它静脉注射不同的是,荷尔蒙注射后非常疼,通常在打了针天内,还会感觉疼痛。护士在注射前,都会和患者说明这些。另外,经调查,朴泰桓仅支付了3300万韩元的一年会员费,就可享用价值数千万韩元的治疗内容,在T医院的治疗次数高达20多次。金某抱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感觉是一番好心却被朴泰桓坑了:我们确实不知道耐比多是体育选手的禁药。

令人玩味的是,朴泰桓分别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7月在T医院注射了两次促进男性荷尔蒙增长的耐比多,那么其他时间里,他在T医院的治疗内容是什么?金某在采访中的欲言又止。金某表示出于保护个人隐私和司法调查等原因,不能透露更多的信息:在其他时间里,他的治疗内容,我都全部告诉检方了。金某叹息道:我原本以为像朴泰桓这样的世界级选手,会有专门的经纪公司为他制定绵密的治疗计划。现在药检出了问题,就完全把我当成他的主治医生看待对我兴师问罪,认为我必须对他的身体状况负全责,这点实在是匪夷所思。金某表示,朴泰桓作为在国际大赛中接受过数十次兴奋剂检测的选手,同意接受增长荷尔蒙指数的药水注射,事后却说不知情,这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信服的,称即便闹到法庭也要据理力争。

金某的采访报道曝光后,引起了韩国民的热议,众人依旧好奇当初介绍朴泰桓来T医院的某女星真实身份。很多人指出:金某的话分明是暗示朴泰桓除了打禁药之外,还接受了其他的治疗,肯定是整容,他肯定有难以启齿的男性病,太令人好奇了,之前就多次在节目自曝觉得长相不好,难道是为了追到女艺人而去整容了?不少人都说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都不相信朴泰桓是清白的。

对于金某的说法,朴泰桓的所属经纪公司表示一概不予回应,一切等2月27日的FINA听证会结束后,朴泰桓本人才会出来面对媒体。经纪公司透露,近期内韩国检方会公布调查结果。

苹果树苗
瘦瘦包
烤鱼培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