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摘星的孩子

2019-09-14 08:0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张粮,可否算是一个摘星的孩子?纵使高处不胜寒,纵使星星非人间物,纵使无数次努力之后,注定是失望,可他,依然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原因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情结,他的英雄情结,他的文学情结。 就《天堂之约》中张粮这个人物而言,个人的丰富阅读经验,使得他的内心充盈,焕发着浪漫唯美的理想主义光辉,以至于文学的修养,影响着他对外界人事的判断,影响着他在人生关键路口作出的选择。文学与生活,在张粮这里,相互生发,相互渗透,相互制约。文学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这就注定了张粮欲在现实生活中追寻文学中的那种浪漫唯美最终难以实现。文学中的浪漫唯美与生活中的现实龌龊构成一种极大的矛盾,不可调和,因此,张粮追求的只是自己心中的一个美好的梦,结局也只能是幻灭。尽管有江杉像冉阿让,有沈雪可以称得上是那真正的白天鹅,可这两位只是人世间的昙花一现;尽管有林静与张粮引为同道,可她也是与张粮一样,并没有得到自己心中那份圣洁的爱……
张粮短暂的一生,充斥着基督山伯爵、冉阿让、三剑客、卡西莫多等形象,还有很多外国名著的女主人公和经典场景,英雄主义、骑士精神、为正义、为尊严奋斗的抗争、为爱、为美献身的坚定意志融入进的血液之中,造就他的个性,他的不屈,他的不懈追求,乃至他的悲剧命运。就连最后李翎清理张粮的办公室时,还发现了张粮一部手稿,上面抄录的是《巴黎圣母院》的结局段落,可见文学对张粮一生的影响之大!
初次无意中窥见芭蕾舞演员许晶,张粮的意念中就把许晶与《天鹅湖》中高洁美丽的白天鹅形象对号入座。在他心中,白天鹅就是许晶,许晶就是白天鹅,无法分离。那一夜的奇遇,注定了张粮今后的人生走向。改变张粮命运的关键性人物在那一夜先后出现了——许晶和江杉。防空洞里,江杉的形貌让张粮不由自主把眼前人与《悲惨世界》中富有传奇色彩的冉阿让的形象对号入座。其情其境其人,约略相似。见到意态娴静的林静,张粮又一次从现实跨入文学之境——把眼前人与《红与黑》中为追求真爱奋不顾身的德·瑞纳夫人对号入座。这种人,必有非同寻常的爱情,张粮可以断定。地下室英雄救美,张粮又把自己的行为与电影《佐罗》里的男主人公对号入座,把林静家那个地下室的窗子与《佐罗》里的监狱窗子对号入座……
无疑,张粮把文学中的一些意象物化在生活中了,他在现实中找寻着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境界,并一一对号入座。此间种种物化,种种对应,让他欲罢不能,不可遏制地在生活中寻求着梦中的桃源,寻求着文学的各种契合。
张粮的心中意,现实中的许晶怎能理解?一个是籍籍无名的懵懂少年,一个是大红大紫的舞坛皇后,背后还有权贵的影子闪现。其差距之大,不啻天壤。其间的鸿沟,岂能轻易铲平、弥合?于是,张粮情不自禁,一时失态,想要亲近心中的白天鹅,却横遭毒打,从此在年少的心中种下仇恨的种子。他决意复仇。可身单力薄、人微言轻,何以致之?唯有黄金!凭借那笔数额巨大的金子,他可以做到凭自己力量办不到的许多事情。他想到了江杉临终托付的藏在高高烟囱之上的黄金——四块书本大小的金砖。他取到黄金,在林静和关华菌的相助下,成功逃离故土,偷渡香港。
十多年后,张粮摇身一变,以香港基督山影视传媒公司老总的身份——张伯爵出现在大家面前。按说他此时已经是志得意满,呼风唤雨,有了男人所追求的事业成功了,他蛮可以驻守香港,进一步发展自己的事业,那么,前景会甚好。但是,张粮回来了,回到故土来了,回到那片承载着他年少时美好的梦以及极度羞辱的地方来了!他无法不回来。他的爱在这片土地上,他的恨在这片土地上,他的追求也在这片土地上。离开这片土地,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无所牵系,失了方向;离开这片土地,他就像无根的飘萍,随波逐流,找不到自己……他与这片土地息息相关。不管是为了追求心中爱,还是为了一雪心头恨,他都必须回来!
依照张粮的计划,仇恨已经以一种他自己喜欢的体面方式解决。张粮采用的依旧是文学的方式——以西方绅士的决斗来维护自己的荣誉与尊严。
张粮现实的情感生活中,有三个对他影响巨大的女人——许晶、林静、刘红霞。先说刘红霞,刘红霞引领他初尝禁果,虽然,在张粮看来,那是一次非常有挫败感的经历。刘红霞也是最终把张粮送到不归路的一根引信;再说林静,林静性格中的娴雅文静,以及追求真爱的纯粹心理,深深打动着张粮,曾经把张粮的注意力从许晶那里吸引过来。张粮不辞辛苦自告奋勇为她到遥远的深山中的矿上鸿雁传书,张粮毫不设防的把金子的秘密主动说给她一个人,这都是林静性格的光辉所致。如张粮的判断,林静是个为爱而生的人,她恪守心底纯粹的爱,高洁的爱,神圣的爱,不许这份爱受到任何尘俗的玷污。她是个宁缺勿滥的人,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具备高尚的、洁白的人格。张粮在内心深处把林静引为同类,惺惺相惜。她是张粮精神上最亲近的人。在张粮眼中,林静是罩着一层超凡脱俗的光环的,如圣母那样令人爱敬,因此,他早已想好身后之事,就是把基督山影视传媒公司的所有权转让给林静之女;最后说许晶,许晶是张粮梦寐以求的白天鹅,十多年来,他一直怀揣着那个美好的梦。尽管追求这个梦想的过程中,曾经给他带来极大的羞辱。在复仇的机会到来之际,张粮发现,自己在许晶面前软弱无力,他不能作出任何伤害心中那只白天鹅的举动。虽然,张粮清醒时也知道,那只白天鹅早已不是他心中的白天鹅了,他心中的白天鹅只配是那个为爱而死的沈雪,或者可以加上那个为爱而生的林静。但无论如何,许晶是不配了。
张粮一次又一次地近距离接近许晶,一次次地在许晶面前显现出柔弱、迷茫、无助的一面。人,真的是很复杂的。有时候自己真的控制不了自己,把握不了自己。张粮就这样一次次接近许晶,试图找回昔日的旧梦,知道灭顶之灾到来,他也未曾丢手,他嘱咐的身后之事中,其中一项就是关于让许晶担任公司将要拍摄的某部影片女主角的相关事宜。其情可叹!天若有情天亦老!
张粮,可否算是一个摘星的孩子?纵使高处不胜寒,纵使星星非人间物,纵使无数次努力之后,注定是失望,可他,依然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原因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情结,他的英雄情结,他的文学情结。
文学无时不在地影响着张他的追求,他的爱,他的梦。一句话,文学是他的宿命。文学,以其浪漫的故事情节、鲜明的人物形象,影响着他的想象,影响着他的审美,影响着他的人生;他以其短暂而富有传奇色彩的生涯印证着文学,阐释着文学……
每个人的童年,无一例外,大概都有着一个隐秘的摘星的梦。那是——茫茫暗夜中照亮我们眼睛的光;那是——小小心灵一点点企盼;那是——神秘,美好,光明的象征!可是,这样的梦,谁能坚持做下去呢?在现实面前,我们渐渐知道,我们的个人力量太渺小,根本办不到,于是,那个梦逐渐淡出,逐渐寂灭……有谁像张粮那样,毕其一生为着这个虚幻的梦而努力呢?有几人能够?!想起沈从文墓碑上的几句话: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也许,拈出其中的“不折不从”、“赤子其人”来形容张粮,也不为过。这其中,有一种文学与人生的错位,有一种审美者与审美对象的错位,有一种理想与存在的错位,有一种梦幻与真实的错位。张粮的文学修养形成了他个人独特的审美取向,不知不觉中,他把这种审美物化到所见之人,所经之事上,把心中意灌注到目中人、眼下事,合而为一,进入一个物我两忘的太虚幻境,达到虚实相接,梦里不知身是客的美的境界。以此境界观照身外的世界,便又使这种境界得以物化,得以在现实中有所附丽,落到实处。如此,张粮便先验地把自己窥见的芭蕾舞演员视为白天鹅,视为一种极致的、高洁的美的化身。在张粮心里,许晶便是美,美便是许晶。美与许晶之间联结的桥梁是白天鹅这个意象。
但是,在张粮与其追求对象——美的化身许晶之间,有着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是在爱的纯粹方面,两个人根本不是同调。不是同调,便难有和声,只能是音声绝,无人会!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很悲凉的结局。
英雄主义光辉弥漫着张粮短促的一生。我每每想起这个悲情人物,心头便会闪现出乌江自刎的西楚霸王项羽,便会想到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荆轲,我这样想,不知道是不是不合时宜?

共 15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天堂之约》的主人公张粮是一个浪漫唯美主主义者,他在纷杂的现实生活中寻找一种文学作品中近乎完美的白天鹅之梦,执着地寻求着梦中的桃园。我们说文学是生活的艺术加工,张粮这种苦苦追寻文学与现实的切合,注定是一场悲剧。这篇作品赏析通过小说中复杂曲折的人物关系,揭示了理想与现实的错位,艺术与生活的错位,摘取天上璀璨的星辰是一个寓言,生活毕竟是生活,完美的爱情和完美的生活只能是一个美丽的梦。文章叙述清晰,言之有物,结论升华,值得一读。【编辑:琴声悠扬】
1 楼 文友: 2014-12-11 14:54: 2 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是摘星的孩子。当理想和现实出现严重偏差和错位,是执着地走下去?还是拨开现实的迷雾,融入生活的 ?这个问题值得思考。欣赏老师细腻深刻的解读,并推荐大家阅读之。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2 楼 文友: 2014-12-11 15:05:10 感谢悠扬!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楼 文友: 2014-12-16 09:12:22 顺着江山之星的光芒,我才找到你的山寨,见到你的尊容,不知为什么怎么像曾经见过,看上去那么熟悉,我在长春待过一段时间,是不是擦肩而过呢?你的文章写得真好,不愧编辑,我以后会常来串门,向你学习,天天向上,我是个新手,所以哪都找不到。真高兴。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回复  楼 文友: 2014-12-16 10:11:16 因为我长得太大众化了,没有个性,融进人堆里找不出来,因此不少人看到我都说似曾相识。嘿嘿!编辑不一定就比作者高明,我就是在编辑过程中向诸位学习呢!小孩突然流鼻血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如何选择好的护理垫
分享到: